旧梦旅馆

两个人的回忆一个人过

[欲沐]妖·设定5

*我这个短篇怪结尾了,新梗迫不及待搓手想写

*找到属于自己的画手开心





不知不觉欲为已经回国一年了。

沐木虽然没有回国的意思,但每到一个地方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先给欲为写信,他知道欲为是医生,轻易不搬家,欲为也乐得这样,收到一封信也会写信回复,明明可以用手机交流,他们却用这种方法,用笔墨纸张,写下对对方的无限思念和爱慕。





沐木很久没写信给他了。

欲为有点担心,他给沐木打电话,沐木也不接,写信更是渺无音讯,欲为心里不安,他想赶紧出国去找沐木,此时他却接到母亲的电话,不许他出国。

欲为感觉更不好,因为,他前段时间出国母亲也是知道的,为何偏生赶在沐木无音讯的情况下禁止他出国?欲为焦躁不安。就这样渡过了一天,第二天欲为在上班路上手机也丢了,欲为无心再补一个,因为他知道,他手机丢失是他母亲设计好的。

欲为这日加完班回到家里,母亲早在等他,一看到他回来,冷着脸把他的手机摔到桌子上,“这么久不回来,早把我忘了吧?”“我哪敢。”欲为语气也不好,“妈,您最近是怎么了,又是不准我出国又是拿我手机,我是犯人还是什么?”

“你先别跟我说这个事情,我就问你,沐木是谁?”欲为的母亲倒也是个见过场面的女人,面对欲为的质问也毫不慌张,“他……是我朋友。”欲为心里咯噔一下,沐木是妖……难道被发现了?“是你朋友?你知道他是什么吗?”“他不就是一个人还能是什么啊,妈您多虑了。”“那你为什么要拿镇魂铃的解药?你知道的,它对普通人伤害不大,最多睡一觉就好了,绝不可能需要用到解药,解药呢?”她伸出手,“拿来。”欲为生平第一次感到慌张,“我……我放在办公室了。”“好,我和你一起去取。”

欲为心里很怕,事情怎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镇魂铃的事情被发现了,解药在沐木那里,母亲常年研究这方面的事情,想要蒙骗她可不容易。

欲为不知不觉停在门口,他母亲看到后也并不再逼他了,她清楚,欲为不擅长撒谎,一撒谎做事就磨磨蹭蹭,这个毛病从小到大一直未曾改过。

“怎么,不打算说实话?行,那我告诉你。”他母亲也不磨蹭,直接拉着他去实验室。

欲为见到了一株竹子,翠绿翠绿,那竹子分明倒映出一个人。

沐木。

欲为的不安达到极致,他甚至开始腿软了。

那上面的绿芒他无比熟悉,他在竹林第一次捡到昏迷的沐木的时候,就见过他的本体,一株玉竹。

这……难道是沐木的本体?欲为心里只觉得万念俱灰。

“熟悉吗?”

欲为回过神来,他的眼里不知不觉噙满了泪,他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,他知道,一旦落泪,沐木会更危险,沐木的本体既然还在,他……就一定还活着。

“这还得感谢你上次跟踪他,本来你上下班路上有我安排的捉妖师,他第一次看到沐木就感觉到他不同于人的气息,太过于高洁了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株玉竹一般,上次你亲眼目睹到他使用妖术,这更奠定了捉妖师的猜测,都说妖的灵体不会离开本体太远,果然,我们在那座山上找了半个多月,终于是找到了他的本体,他的修为还不低呢,一千多年了,抓到他,可不亏。”欲为只觉得眼前发黑,他强撑着没有昏倒,继续听着,“解药你是给他了吧?不过没什么,我们早知道你心软可能会给他解药,但是我告诉你,那瓶解药虽然是真的,但在他慢慢恢复的时候,妖力也会慢慢被压制些许,我知道这对他影响不大,但,仅凭这一点,也许是我们抓到他的契机,我们可是几个月没开工了。”

欲为转身跑了出去,“拦住他,不许他去任何地方。”

欲为毕竟是个医生,他没跑多远被拦住,这一切来的猝不及防,欲为甚至料不到一切都被计算好了。

大脑一片空白,在回到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,欲为只觉得眼皮发沉,迷迷糊糊倒了下去。





韩国首尔。

沐木昏迷了两天终于醒了过来,他在十天前感觉到本体被伤害,那时他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妖力似乎被丝线缠住一般无法再发挥全部,沐木虽然醒来,但气息大不如前,灵体似乎有些透明,他颤抖着手拿起手机,欲为的手机却显示关机,他拨通蓝胖子的电话,“胖子,我……我的本体被挖了你知不知道?”“沐木,你现在在哪,我也知道这件事情,那天我发现你的本体被动,本想拦着但我发现……他们居然有诛心符。”“诛心符……我们是惹上了什么人……”蓝胖子发觉沐木语气不对,“沐木你现在怎么样?沐木?沐木?”蓝胖子没有听到回答,他听到手机摔到地上的声音,他知道,他不能再躲着了,沐木护了他几百年,该轮到他保护他了。




蓝胖子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了沐木的住所,一进屋看到沐木虚弱的样子他知道不好,给沐木输了一点妖力让他清醒过来,“沐木,你还能走吗?”“可以,带我回竹林吧,你知道,就算本体不在,在竹林我也会好些。”

沐木握着蓝胖子的手,哪一瞬间他突然觉得无比安全,他虽然嘴上说着不相信任何人,但,他却认为蓝胖子不会伤害他。

一回到竹林沐木就坐在族座上修补灵体,即使本体不在,凭借灵体他仍有一战之力,他心里清楚,他被盯上了。





欲为整整昏迷三天醒了过来,一醒来他就想到得出去找沐木,可他出不去,他忽然想到沐木上次给他的幸运咒,虽然对他不起作用,但它应该能够转化成昏睡咒用一下。

欲为成功了。

他踉踉跄跄跑到医院,他知道现在家里的人都忙着应该没人注意到他,他需要先躲起来,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他索性躲在医院里好了。





沐木想不到那一天来得如此之快。

沐木自族座上睁开眼睛,他的灵体基本修补好了,他懒懒的握着竹刀,似乎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模样,可他知道,如果他今天失败了,意味着全族覆没。



欲为在医院里时刻关注家里的动静,他们去了那个竹林,欲为一大早就知道了,他偷偷尾随,他想知道,这里最后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变故,同时,他想保护沐木。




沐木走出去之前,突然回过身,“竹茫,帮我点一根长生烛吧。”被点到的竹茫吓了一跳,“主上……不要。”长生烛,顾名思义,它可以让妖在一段时间内妖力增加,但,一但长生烛熄灭,也意味着妖的生命走到尽头。

“我会活着回来,不过是……不太放心而已。”沐木安慰竹茫,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徒劳无功,长生烛一旦点上,意味着他再无回头之路。

竹茫颤颤巍巍点上了长生烛。

沐木身上的绿芒一瞬间亮了许多,他转身走出去,走到半山腰果然见到了她。

沐木伸出手,隔绝了空间。

欲为的母亲内心一惊,想不到他失去本体加持还能有如此妖力,但她很快发现沐木身后的亮光,“点长生烛?你想和我们同归于尽?”“如果我的性命能换来百年和平,也好。”沐木没有回答,手上竹刀以极快速度抛出去,看似不经意却是每一刀都沾血,沐木笑了,“你的父亲胜不了我,你自然也不能。”沐木的竹刀飞回手里,一瞬间近身,她却突然笑起来,“等的就是这个时候。”沐木一惊,诛心符被印上心口,沐木只觉浑身剧痛,“暗害我……”“只要能拿下你,这座山,就没有人拦着我们了。“

“可你太低估我了。”

沐木捂住心口,脸色一瞬间苍白不少,与此同时,山上的长生烛一下子摇晃了一下,蜡泪不断流着,蓝胖子和竹茫都注意到了,转身往山下跑去,沐木抽出一根针,“幸好,虽然你百毒不侵,可我早就知道如何废掉你。”沐木唇角溢出鲜血,意识有些模糊,但是动作无比坚定,那根针无比准确插在她的灵窍上,“不可杀生,我还是记得的。”可,沐木忘记了,他不杀她,死的就是他了。

“你不杀我,死的就是你,就算废掉我的能力,你也非死不可。”第二道诛心符迎着沐木的心口,沐木闭上了眼睛,威胁已经去除,他的使命也算完成。

他感觉到身体被轻轻搂住,沐木感觉灵体开始消散了,他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竹茫惊惶的眼神,他伸出手,看到灵体灰飞烟灭。

眼前陷入黑暗。





“沐木……”蓝胖子远远的就看到竹茫的怀抱空空如也,他知道,沐木灵体没了。

如遭五雷轰顶,他捡起沐木的竹刀,“他……走了?”竹茫没有说话,只是他的眼神,明显证实了这个答案。




欲为心如死灰。

他没想到沐木竟然选择隔绝空间,他不愿任何人受到伤害。

欲为看到了竹茫,他知道沐木称他竹茫,他踉踉跄跄走到竹茫面前,竹茫一愣,“是你,上次被主上发现的那个人。”“是我。”蓝胖子觉得他与那个女人无比相像的眸子不是什么巧合,“那个人是你的母亲?”“对不起……”“现在说这个没用,我问你,沐木的本体在哪里?”“在我家。”竹茫转悲为喜,“主上还有救。”欲为愣住,“只要他的本体还在,以他的修为,半个月再修炼出人身完全不是问题。”欲为心里阴霾消散些许,他带着竹茫他们去了他家。






“沐木?”蓝胖子尝试性呼唤了一声,半晌,他听到沐木的声音,“胖子……你怎么找到我的……”“欲为带我们来的,你还好吗?”“我被诛心符所伤,大概会沉睡一段时间,你把我搬回竹林吧。”“好。”

说做就做,欲为和他俩把沐木搬回竹林,欲为抹了一把眼泪,“沐木,再见了。”他转身离开,沐木没有说话,他在被搬回来的路上已然陷入沉睡。





两年时光过去了,欲为的生活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,照常上班下班,只是医院的人都知道,欲为尽管快三十了,可他从不谈恋爱,似乎不喜欢女孩子一般。

欲为每次看到锁屏上那个笑的一脸灿烂的栗发少年都会难过不已,如果他没有认识他,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。

“沐木……我好想你啊……”欲为喃喃自语,心痛的无法呼吸,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,他好希望那个少年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,对他说,我喜欢你。

可一切都已成为过去。

他,也许不会回来了。



欲为失魂落魄回到家里,他打开门,抬起头的一瞬间,他愣住了。

桌边趴着一个少年。

依旧是那副不变的模样,栗色的头发,白皙的皮肤。

欲为慢慢走到他面前,尝试着叫了一声,“沐木?”

栗发少年抬起头睁开眼睛,依旧是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。

“欲为,我回来了。”

“我不是来跟你告别的。”

“我想告诉你。”

“我喜欢你好久了。”

沐木一口气说完,抬头看着欲为,“你还喜欢我吗?”鬼知道他用了多久恢复身体,这两年他一恢复好自己的身体就来找欲为,他怕物是人非,欲为早就不在。

欲为低下头,慢慢把他抱在怀里。

“无论多久,我都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沐木,我对你一见钟情。”

“以后,不要离开我了。”

“我再也无法过没有你的生活。”

end。


*撒花~终于磕完了√

*我个人觉得文笔超不好,但,还是求长评啦~据说长评能挖掘我的更多脑洞,还有可能触发番外buff~

*呐,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哦~


我……
恕我不奉陪了。
我要退游。

[欲沐]妖·设定4

*啊我发现我过气了

*这个文我能不能弃了我的脑洞太多辽

*依旧日常更新





沐木走到了他和欲为初遇时的那个竹林,他走到半山腰,伸出手,欲为见到了他这辈子从未见过的一幕。

沐木的手上瞬间散发出绿光,手中竹刀立显,沐木抬起头,“竹茫,我回来了。”此时一个容颜俊郎的男人走到沐木面前,“主上,你这一走就是半年,封印约是快破了。”沐木听完一惊,“前几日不是还说只有一个裂缝?怎么今日就快破了?”“您是不是受伤了?”沐木愣了愣,随即想到镇魂铃的伤害,点了点头,“因为您突然的受伤导致封印变弱,因此才会这样。”沐木不可置否,突然他感应到周围似乎有人,手中竹刀咻的一声擦着欲为头顶掠过,“什么人?”欲为不得已站出来,沐木惊愕,“你……”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,突然沐木意识到他被欲为发现了自己最大的秘密,“主上,他是谁?”沐木没有说话,只是手上掐诀把竹茫送了回去。看着欲为,沐木禁不住皱着眉,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我之前就知道你用镇魂铃试过我,现在又跟着我,发现了我最大的秘密,这是不是很值得?”沐木忽然笑了,他伸出手指了一下他的身后,“你还把他们都带来了。”欲为愣住,回身一看,才发现自己家里的捉妖师竟然跟着自己,欲为想解释,“我没有,我不知道……”“人类都喜欢撒谎。”沐木语气冰冷,手中绿芒更盛,“既然都来了,何不试试能不能封印我。”沐木瞬间消失无形,他需要最短时间加固一下封印,然后,准备迎敌。








沐木回到山上,他知道山下那些封印阵能撑三天,他要在这三天全部安排好。

沐木走到蓝胖子旁边,“胖子,我把这里的秘密暴露了……”蓝胖子呆了一下 ,没说话,沐木继续说,“如果我不在了,记得好好藏着这里,不要让任何人发现。”蓝胖子仿佛才反应过来,握住沐木的手,“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,你别胡说。”沐木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你忘了上任族长怎么死的了吗?”“我没忘……”“总之,你做好最坏的打算,我……会尽力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沐木说完,走到山尖,手上汇起妖力,他要先加固封印。

手上的妖力源源不断涌入封印,沐木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脸上尽是冷汗,终于,他的手垂了下去,人事不省倒在地上。

殷红的血顺着沐木的嘴角流出,他每加固一次封印都会虚弱很久,这次加固之前受到镇魂铃伤害,妖力被削弱一些,他便更是虚弱了。

“沐木,你快醒醒啊。”沐木意识逐渐回笼,清醒过来,他只觉得自己的妖力几乎被抽走全部,沐木闭上眼睛,他需要赶紧恢复一些妖力,不然到时还没打起来他先倒下问题就大了。







三天时间一晃就过了。

沐木恢复了近七成妖力,提着竹刀径直走出去,他其实也很担心,他怕自己出问题。

绿芒凝聚手心,躲过几个符咒,手径直拍向一个离他最远的人,沐木知道,那个人才是重点,但还未近身几步退回,他目前的实力容不得他胡来,手中竹刀划过,几人瞬间失了性命,沐木离他越来越近,眼前却渐渐模糊,沐木意识到不好,手中出刀动作一顿,没能避开一道封灵咒,沐木皱眉,符咒贴在身上着实不好受,沐木忍着头晕,走到那人面前,“你输了,今年的胜者依然是我。”沐木嘴角淌出血来,他虚弱到了极点,“十年之内,不得再犯。”沐木说完意识模糊倒了下去,感觉到竹茫接住了自己,沐木放下心来,陷入深度昏迷。






等沐木醒过来,时间已过了半月。

沐木决定利用这十年时光出去走走,十年,对于一个妖族并不算什么,他大可不必当回事。

先去了日本。

日本的樱花依旧美丽,那里的和服也很好看,沐木的人类模样看起来还没过二十岁,索性在成人节也穿了一次和服,体验了一下成年的快乐。

后来沐木去了北京。

那时正值冬天,雪花飘落在沐木未施屏障的身上,一身雪花,沐木拿出手机拍了一张,附言:北京的雪真美,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沐木不知道,这条朋友圈竟被欲为发现了。

等他反应过来时,欲为已然到了他租的房子门口。

沐木想到半个月前自己赌命一战,此事还是因为他,索性躲着欲为,欲为也知道沐木躲着自己的原因,他打沐木电话沐木也不接,发消息也不回,欲为没有办法,只好住在北京等沐木消气。

沐木很快决定离开,他想去一个欲为找不到的地方,说做就做,沐木开始收拾行李,门却在此时响了,沐木走到门口打开门,看到欲为的一瞬间他突然后悔开门之前为什么不问问是谁。

欲为趁着沐木愣神走了进来,“你这次要去哪里?”沐木不理他,低下头去继续收拾,俨然把他当成空气,只是沐木很疑惑,他明明知道了自己是妖,何不宣扬出去?他家肯定也是讨厌妖族的,上次,沐木与欲为在竹林重遇之时,沐木就知道他的身体免疫了他的昏睡咒,从而推断出他家有捉妖师的存在。

沐木想得很是入迷,手停了下来,欲为低下头看到沐木眼神呆滞,晃了晃他,“沐木?”沐木一下子醒过神来,忽的,他没来由感到一阵心疼,脸色有点不好,皱着眉,沐木坐到沙发上,心脏疼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,此时欲为也意识到沐木的不对,走到他旁边坐下,伸手拿出药瓶倒了一粒药放在沐木手心,沐木身体虚软,潜意识的反应让他吃下了这粒药,沐木很快感觉到没那么疼了,慢慢恢复了意识。

“怎么样?没事了吧?”欲为看着沐木,沐木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了……你从哪里拿到的解药?”“趁他们不注意拿走的。“你也不怕被发现了。”“发现了又怎么样又不能证明我干坏事了。”沐木无言以对,欲为把药瓶放在他手里,“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一粒,等这瓶药没了,你的伤大概就痊愈了。”沐木抬起头,“你知道我是妖怪为什么还要帮我?”“因为,你没有害过人啊,我们抓的妖怪都是为祸人间的,你是竹仙的一族之长,怎能说杀就杀。”沐木这下算是明白了,他起身继续收拾着,“最后一趟我想去巴黎。”“不找人一起吗?”

沐木回过身,“如果你愿意,我也可以带着你。”沐木说着,手上凝聚绿芒,“不用坐飞机,最快的到达方式。”绿芒一闪,沐木拉着欲为的手出现在巴黎的大街上,欲为只觉神奇,他是见过妖怪,却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,沐木松开欲为的手,“走吧,先找住的地方。”




他们最终找了一个旅馆住下了,欲为很惊奇沐木能听懂法语,他对那些生涩难懂的法语一知半解,最多也就能听懂半句而已。

“沐木,你怎么能听懂法语?”“为了变得像人,我可是学过很多语言。”沐木头也不抬回答,他来巴黎主要是度假,白天出去随便逛逛就好,晚上好好休息,权当放松。




“沐木,你……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?”“嗯?”沐木愣,作为一只妖,他并未想过这个问题,毕竟他的寿命太长,普通的人类根本不可能和他在一起,不然,爱人容颜衰老他却青春永驻,不被当成巫师烧死才怪。沐木想着,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“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喜欢你?”沐木更迷惑,一抬头对上欲为的眼,他愣住了。

那双眼睛里全是爱意。

“你……爱我?”沐木不太确定,欲为把他拥入怀中,“从我第一次在竹林见到你,我就喜欢你了。”“欲为……不行”沐木赶紧推开他,“你既然能够免疫我的昏睡咒,代表你的家族并不喜欢妖族……”沐木忽然一顿,“还是说……你想让我死?”沐木的话让欲为愣住了,他不知道沐木竟然早已发觉这个问题,“从你那次跟踪我开始,我就知道你能免疫我对你的昏睡咒,那时我就清楚,无论如何,不得接近你。”“沐木……我会保护好你的,你相信我。”

“我只相信我自己,连竹茫我都不会轻信,何况我与你的相识,对于我来说,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,如若不是我那日遇袭,你与我,片面之交都不会有。”沐木皱眉,这代表他情绪不好,但是,他并不确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欲为,搬出去的那段时间对他的无比思念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沐木烦躁,不再去思考这些事情,欲为也知道沐木暂时不会松口,索性没有烦他,任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。




“沐木,我要走了。”

沐木抬起头,“你要回国了?也对……你假期休完了?”“嗯。”“我还不打算回去,要不你先回去,我回国的时候,通知你。”沐木想了好久才决定回国的时候告诉欲为,欲为眼底划过一丝惊喜,这代表沐木就算现在不松口,但,至少有接受他的意思。

沐木感知力惊人,自然没有忽略他情绪上的变化,耳根有点红,“你什么时候的机票?”“明天。”“……我明天送你。”“好。”





沐木第二天准时起床和欲为到了机场,在登机口沐木握着他的手,欲为回过头,发现周围没人注意,他悄悄在沐木额头印下一个吻。

沐木一下子反应过来,脸红的转过身,“不许占我便宜。”“我可没有。”“好了走吧时间快到了。”沐木转身消失在人流里,走出很远,他突然回头,站在原地,闭上眼睛,手中一丝绿芒闪过,他伸出手,绿芒飞过云层,这是他给欲为的一个幸运咒,送出去之后沐木想到欲为免疫他的基本咒术,沐木暗道自己蠢笨,也不知道欲为会不会笑他。

这边,欲为看到一丝绿芒飞过来,他把绿芒握在手里,“谢谢你,沐木。”他无声的说着,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
*我欠下巨债啊

*[顶锅盖逃跑]


[亚唐]你是我的药



*我觉得这个可以反过来吃,亚左唐右系列

*大概……可攻可受?对不起我是魔鬼

*依照原书设定,并不更改身份



唐晓翼醒过来的时候,很庆幸自己还活着,他知道,一旦他闭上了眼睛,亚瑟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,本来之前他也并不知道亚瑟喜欢他,但某天他发现的一件事情却改变了他的想法。




亚瑟的房间是标准的贵族风格,唐晓翼有的时候会进去翻翻找找一些书,某次他进来的时候被桌子上一个东西晃了眼睛,唐晓翼有些奇怪,索性走过去看,一看之下,他惊愕不已。

那个书桌上刻着他的名字,不,准确来说是英文名字,唐晓翼看得出那是亚瑟的笔迹,漂亮的花体字,除了亚瑟,没有第二个人能写的出来。




下楼梯,应该算是个简单的事情。

但对于唐晓翼,却可能会摔倒。他并没有逃过唐家世代遗传的渐冻症,他也是渐冻症患者,同时,也是被发现最早渐冻症发作的人。

唐晓翼仍记得那天中午的体育课。

翻单杠,再简单不过,他却在翻过去的一瞬间摔了下来,唐晓翼只觉得肩膀似乎使不上力气,其实,他很久之前,就觉得全身无力,为了看起来还没问题,他甚至换了一身轻便一点的唐装穿上,可计划赶不上变化,意外总是不期而遇。

渐冻症。

这个事情让唐晓翼呆了一下,他从医生处得知自己还有一年的寿命,他笑了笑,羽之队最后一个人,他,终于要去了。





可他没有死。

生命树下的密密尔泉缓解了他的渐冻症,但也没有让他痊愈,他得到了治愈渐冻症的方法,可是……

他不能告诉亚瑟。






渐冻症发作的突如其来。

唐晓翼只觉身体一阵无力感传来,接着,站在楼梯上的他就直接顺着台阶滚了下去。

嘶……好疼,唐晓翼想着,这还不到一年,身体第二次发出警告,这次先是哪里不能动呢?

手指僵住,蔓延到胳膊,唐晓翼坐起来慢慢站起身回到房间里,左手已经完全不能动了,唐晓翼索性一只手拉出抽屉,里面就放着一张薄薄的纸,正面写着唐晓翼,背面写着:亚瑟。






最先发现不对的是墨多多,他发觉最近的唐晓翼精神很差,提不起精神,而且,他的左手似乎又插回衣兜不愿动了。

接着扶幽他们也发现了,半个月时间,唐晓翼的身体几乎在极速恶化,他的左臂完全麻木,右腿也有些失去知觉,呼吸也有些不太顺畅了,如果不是凭着毅力,他可能已经陷入昏迷多时。






这天,唐晓翼回到房间躺下,脑子晕晕沉沉,他发烧了,加上渐冻症的不断折磨,唐晓翼瘦了一圈,刚躺下眼前就是一阵发黑,他晕了过去。

躲在门外的墨多多见到不对,跑到床边叫着唐晓翼的名字,可唐晓翼毫无反应,他赶紧跑到控制室去找亚瑟,亚瑟坐在桌边扶额休息,听到这个消息一愣,身体的反应远快于思维,他走到唐晓翼身边,握住他的手,冰凉,一摸额头烫的吓人,“他发烧了,去叫我的私人医生。”亚瑟知道唐晓翼的渐冻症并没有好,如今摊上生病也不告诉他,他心里责怪却无能为力。

忙活了一下午,唐晓翼渐渐退烧,人却没有醒过来,亚瑟抬头看着医生不解,“他的渐冻症还没有好吧……如今快发作到晚期了……他自然是会死在梦里。”“唐晓翼……不要。”亚瑟听到之后一瞬间有些发晕,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,“有没有办法……当初密密尔泉挽救了他,现在还有没有办法。”“有,但不知道船王您愿不愿意。”“什么办法。”“用船王您的血,混合密密尔泉,他也许能康复。”亚瑟一愣,难怪他不告诉我,原来……是怕我不愿意。

亚瑟没有犹豫,他摸到唐晓翼的藏银刀,划了自己的胳膊一下,海神之子的鲜血,有着海风的味道,亚瑟闭上眼睛,鲜血一滴一滴滴在碗里,倒了一些密密尔泉的泉水,亚瑟拿纱布止血,然后扶着唐晓翼坐好喂他喝下去。







唐晓翼觉得身体很舒服。

他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亚瑟手臂上的纱布意识到了什么,他生涩开口,“对不起……”“说什么对不起。”“亚瑟……我觉得有件事情我该跟你说了。”“什么事?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巧了,我也是。”




亚瑟低下头,唐晓翼惊愕的眼神尚未消失,“你没看到我的书桌上刻着你的名字吗?”“我看到了……”“那不就对了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仅此而已。”

end。



*文渣写文,瑟瑟发抖。

*沙雕鸽手在线卡文,设定有点想不出来了嘤嘤嘤。


今日咕咕……还没写完嘤嘤嘤

[欲沐]妖·设定3

*日常更新

*不喜左上,日常沙雕

*ooc属于我


第二天沐木醒来的时候,高烧已经退了,沐木感觉舒服了很多,也不像几天之前那样没力气了,他慢慢下床穿好鞋,喝了药,拿过床头一个笔记本,写下两个字:谢谢。妖怪没有太多的心思,沐木也是如此,他写完,觉得还缺点什么,索性摸了一下衣兜,把身上的现金都留下了,夹在那个本子里,沐木想,这就算是医药费了。

合上本子,沐木走了。

欲为回来的时候看到空了的床铺,心里一惊:沐木走了?他才刚刚恢复不会出什么事吧……想到这里,欲为赶紧转身出去,沐木应该走不了太久,刚恢复的身体肯定走不远。


这边,沐木快到家了。

沐木感觉到一阵头晕,他一下子扶住墙,好晕……沐木想,这是怎么了……难道是药效……不等他想完,他只觉得自己站不住,沐木觉得自己怕是要摔一跤。

没有触到地面的感觉,沐木倒在一个怀抱里。

“还好赶上了,沐木,你刚恢复,何况,你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……多躺几天对你自己好。”欲为把沐木抱在怀里,沐木浑身没力气,索性也没有挣扎,由着欲为抱着自己朝自己家里走去。


把沐木放在床上,给他盖好被子,这人在回来的路上因为药效又睡过去了,欲为坐在床边,看着沐木,怕他一醒过来又乱跑。

这一觉睡了一天之久,欲为想着他这么睡下去也不是办法,给沐木做了饭放在锅里温着。这个时候,沐木醒了过来,他坐在床上,看到熟悉的摆设一愣,他记得他晕倒了,只是接下来谁带他回的家,他一无所知。

欲为听到了身后的动静,转过身看到那个清醒过来的人儿松了一口气,“没事了?”沐木点头,从床上下来,“欲为……你怎么知道我走了?”“我到你病房的时候看到没人,合理猜想不就是你走了吗。”欲为想了想,抬起头,“你吃了药自然会有点困倦,本就应该好好休息……何况前一天你还没有好全 ,还有,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住在哪?”

沐木一怔,他低下头,“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了……我在你家的那一个月,你每天回来的都很早,大概是因为我吧……医生这个职业,不应该是随叫随到么?”

欲为心里突然一暖,原来他是怕麻烦自己,欲为看着沐木,“没有关系啊……不加班我顶多没有加班费,可是你离开了却是找不回来的啊。”沐木抬起头,“如果我想离开,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。”欲为一愣,他发现,沐木的瞳孔似乎无意间变绿了一下,虽然只有几秒钟,但欲为还是发现了,欲为决定拿着镇家之宝试试沐木。


自欲为找到沐木住的地方之后就没有再离开过,美其名曰,方便照顾。

沐木并没有想太多,想到既然有个不收费的照顾自己的人何不留下来,此时的他已经忘了人比妖更可怕这句话。


这日沐木刚洗完澡,出来刚吹完头发,欲为见沐木并没有注意到他在做什么,偷偷拿出镇魂铃试试沐木。

铃铛声一响,沐木一下子感觉到了头晕,他禁不住扶着墙,意识有些模糊,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,这是镇魂铃的声音,颤抖着伸出手封闭听觉,沐木走了出去。


欲为本想看看沐木会有什么反应,但见沐木只是脸色略微苍白有些泄气,因为家里的捉妖师曾经说过,镇魂铃对普通人也会有一些副作用,暂时性虚弱可能会出现,因此,沐木根本不是妖。

欲为藏起镇魂铃,沐木坐到了椅子上,“刚才是什么在响啊……”沐木声音里透着一股子虚弱,刚刚他毫无防备被镇魂铃所伤,此刻有些提不起精神。

“这个……可能是我刚刚挂在门口的风铃吧,你看。”欲为赶紧转移话题,怕沐木不相信还摇了一下风铃,沐木浑身一颤,“别摇,我难受,不想听。”沐木闭上眼睛,“我有点困了,我先去睡了。”沐木迷迷糊糊躺在床上,他决定借用睡眠修补灵识。










沐木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浑身清爽坐起来穿好衣服,沐木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过竹林,而且蓝胖子告诉他竹林的封印似乎有松动的迹象,沐木有些不放心,他施了一个昏睡咒确定欲为不会醒过来之后出了门。

但是沐木可能没有想到,欲为因为家庭之中有着捉妖师的存在,他对于妖族的基本咒术已经免疫,所以,沐木的昏睡咒丝毫没有效果。欲为知道沐木离开了,他很好奇沐木会去哪里,他披衣起床,决定尾速沐木一次。

因为没在竹林,沐木并没有使用妖术隐匿身形赶路,欲为开车出门不久就看到了沐木,沐木此时慢慢的走在路上,因为一直低着头,沐木也没有发现欲为跟着他。

这一走直接走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。

欲为很奇怪,沐木这一天基本都在走路,却从未见到他吃点什么,难道他不饿?欲为心里咯噔一下,沐木难道用了什么方法躲过了镇魂铃的考验?


[欲沐]妖·设定2

*我是个半夜更文的魔人

*突然发现我鸽了一个月了

*咕文太久会被忘记吗

沐木第二天果然搬出去了。

沐木有些慌,他昨天一时气话说要搬出去,但是他又不愿意拉下面子跟欲为解释,如此一来,苦了他自己。

幸好直播赚了点钱,不然沐木真的走投无路了。

在离欲为家不远的地方,沐木悄悄租了一个两室一厅,收拾好之后已经晚上了,沐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把电脑放到了桌子上。

这台电脑还是欲为送给他的,沐木打开电脑熟稔的跟粉丝打了个招呼,然后日常直播。

[沐木中午没播,晚上加播吗]

沐木看了一眼弹幕,“这个……我中午在坐车,昨天不是跟你们说要回家吗,所以我中午鸽了,抱歉抱歉。”沐木点了开局,看了一眼屠夫名字一下子愣住了。

虎牙TV欲为。

沐木手忙脚乱按下了确定,他知道不会有人用他的名字登录游戏,但是他又迫切希望那不是本人。沐木一下子的沉默让粉丝感觉到不对劲,问道:

[沐木没事吧]

[欲为是榜上排名第七的屠皇,沐木是紧张了吧]

沐木看到弹幕上这句话,立马说道,“嗯……我是有点紧张,第一次排到欲为呢,可能会皮断腿。”

[淡定沐木]

[不怕不怕,多匹配几次你就熟悉了]

沐木呼出一口气,修长的手指按上键盘,他知道,他匹配到收留了他一个月的那个欲为。

一败涂地。

沐木盯着这几个字发呆,刚刚欲为特意忽视了他好几次,这么明显的放水弹幕早已发现,沐木自己也感觉到欲为在有意无意不砍他,最后,沐木因为紧张愣是炸点好几次,欲为拉无限锯过来把他锤倒了。

沐木看着角色旁边一身紫色的小丑,正准备抬手按下投降,欲为却带着他走走停停,最终,停在了地窖旁边。

[欲总放人!]

[千年难得一见]

[欲为很久不放人了,这次居然佛]

沐木看着弹幕知道自己破了欲为的某个首例,他跳了地窖点开赛后。

虎牙TV欲为:沐木是新人,看了一下人格等级,给新人一个好的游戏体验嘛。

说白了,找了个理由放人。

沐木突然不说话了。

沐木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他捂着脸冲进卫生间胡乱的洗了一把脸。

“欲为放我……他明明知道我能排到他肯定不是什么萌新……难道他也经常这样放其他人?”沐木想到这里忽然有点嫉妒,原来自己并不是最特别的。

这边欲为活动了一下手指,天知道他刚刚怎么想的,沐木的技术确实可以,但是还缺点火候,而他的弹幕满满的刷的都是他跟他放的那个人有什么关系,欲为扫了一眼,“他前几天还住在我家里。”

[好友啊]

欲为没有说话,只是速度拔了网线给粉丝表演了一个什么叫光速下播。

自从沐木离开以后,欲为变得忙了许多,沐木就算上线匹配也很少能再匹配到他,似乎在游戏上他们那一次的相遇不过是萍水相逢。

一个半月过去了,沐木已然习惯了直播挣钱的日子,似乎忘记了还在等他回去的蓝胖子。

这天蓝胖子给沐木打了电话。

“沐木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“这个……胖子你知道的,我一出去不玩个一年半载肯定不回去,你就帮我照看一下竹林好不好~”沐木知道,那片竹林依靠着他的妖力庇佑,这么多年才没有被毁掉。当年,竹林并不像现在这样被保护的严严实实,只因一位竹仙上殿面见妖帝之时忘记行礼引得妖帝不快要毁掉竹林,竹仙嘱咐沐木保护好竹林,沐木那时才五百多年修为,隐藏了一小片竹林,竹仙才没有因此灭族,但,也成为了不出世的一族。

沐木回忆了很久,想到那年的事情有些难过,蓝胖子听到他的回答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总之,我以前告诉过你,人比妖更可怕,必要的时候,就回来。”沐木眼神一凝,“好。”

欲为今天上斗鱼直播间偷偷看沐木有没有直播,结果询问他的粉丝知道他已经两天没播了,欲为心里咯噔一下,那个傻乎乎的沐木不会出事了吧……

锁门下楼,欲为并不知道沐木住在哪里,只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询问,在一个租房子的地方打听到了沐木的名字,欲为找到房东,告诉他自己的一个朋友住在这里,现在已经两天没有联系他,他有点担心,想进他的屋里去找人。

顺利拿到钥匙,欲为打开了门,走到床边,看到沐木在床上睡着,脸色苍白,透着一丝不太正常的潮红,欲为扶起沐木,沐木没有反应,欲为伸手撩开沐木额前碎发,一摸,果不其然,发着高烧。

“沐木?沐木?”欲为抱起怀里的人,沐木无意识的挣扎了两下,似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,终究因为生了病没能开口说出话来,欲为抱着沐木赶紧去了医院。

其实,前几天沐木就觉得不舒服,脑袋晕晕沉沉,手脚发软,在坚持了两天之后中午直播完晕倒在自己家里。

欲为抱他的时候他有感觉,只是病得不轻没有认出欲为。

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。

手脚无力,头晕,沐木躺在床上,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知道有人把自己送来了医院,只是……是谁呢?

沐木坐起身来,欲为刚好从外面进来,看到沐木醒了松了一口气,“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吗?昨晚你高烧不退,差点吓死我。”欲为说完有点后悔,明明自己和他没那么熟……怎么还是会想要关心他。

“我……生病了?”沐木还是有点头晕,他想到自己三天前中午直播完以后头很晕,然后就鸽了两天,结果昨天直接没有力气起来,后来就晕了过去。

“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没直播,你现在可能已经烧傻了。”欲为伸手摸了一下沐木的额头,“还是有点发烧,头还晕吗?”沐木点了点头,他现在的确感觉还有点晕,欲为拿起手边的药,“张嘴,把药吃了再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。”沐木吃了药,在药物的作用下再度睡了过去。

欲为给沐木盖好被子,把他露在外面的手也放进被子里,沐木呢喃了一声,稍微动了一下,然后,欲为发现他的手猛然间攥紧自己的手,力道大得欲为吃疼,沐木皱着眉,表情痛苦,“别……别离开我。”欲为一愣,“好,我不走……”沐木似乎听到了一般松开了手,重新安然入睡。

欲为却是怔愣,谁离开了他会让他如此痛苦?沐木……你到底,经历过什么?

妈耶

我是不是鸽了一个月了?!!我错了我错了我居然还涨了粉!我发四我马上就更!设定不弃啊还有我最近加班特忙!千万别催更![放弃吧不会有人催你这个咸鱼写手]


通知

那个……我写文有个习惯,喜欢完结再一篇一篇发,所以小可爱们不要急嗷,我没弃坑只是在完结的边缘大鹏展翅……

【欲沐】妖·设定


*欲沐,大概会有其他cp
*请勿上升正主!
*欲沐应该可以有刀吧
*玻璃糖吃不吃
*日常疯癫,极速码文
*医生欲×妖沐
*依旧是一人一妖设定……我爱这个设定


沐木和欲为第一次遇见的时候,是在山林里。
那时欲为休假,闲暇时期想到去山里走走,他走到半山腰的时候,看到沐木脸色苍白昏倒在一棵树边,那时他还没有想到沐木是妖,以为沐木是迷路了没有找出去。
欲为蹲下身发现沐木身上有血,掀起沐木的袖子发现他的手臂上有划痕,鲜血还没止住,也许沐木的昏迷是因为失血过多,欲为二话不说将沐木抱起来往山下走去。
山路很滑,欲为很注意不摔着怀里的沐木,他知道,一个人昏迷或睡着的表情是最真实的,沐木现在皱着眉,很明显不太好受,终于,他抱着沐木走到了山下,把沐木放到自己的车上,欲为决定开车带他去最近的医院先看看,不然伤口感染沐木会更难受。


开了约莫一个小时,欲为下车抱起车后座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沐木,走进医院跟院长说明了一下情况,然后抱着沐木到了一个单人病房,把沐木放在床上,褪下他的外套。沐木的伤口显得有些可怖,欲为走到窗边打开窗户,然后拿着消炎药和消毒水处理沐木的伤口。
等用纱布包扎好,欲为看到床上的人明显脸色好了一些,放下了心,拉起沐木的裤腿确定他身上没有其他伤之后,欲为按了按他身上各处,确定没有骨折,欲为坐在床边握着沐木的手,渐渐睡去。


欲为突然被惊醒,他抬起头,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过来,脸色依然有些苍白,欲为问道:“你饿了吧?”沐木迷迷糊糊,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,他今天从山上往下走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千年树妖,沐木本想绕道而行,无奈对方就是来找他的麻烦,他想起来前几天似乎跟一个小妖有什么矛盾,想不到对方居然找了这样的高手来帮忙。
结局可想而知,沐木被重伤,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跑到半山腰躲避,看到树妖离开,沐木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。
沐木意识慢慢回笼,揉了揉眼睛,他是竹仙,成精快一千多年了,能把他打伤的妖寥寥无几,抬起头,沐木看到眼前这个人对他的关心,开口,嗓音略微沙哑,“你是?”“我叫欲为,今天上山的时候看到你晕倒在树旁,把你带回来了。”“谢谢……我叫沐木。”沐木看到手臂上的纱布,他知道自己受伤了,没想到这个人把他带回来还帮他处理了伤口,沐木省去了用妖力自我治愈的麻烦。
“你在想什么?”“啊?”沐木猛然间抬起头,他的问题令沐木猝不及防,沐木很快恢复镇定,“我在想……接下来如何解决温饱问题。”沐木知道绝对不能告诉人类自己是妖怪,他已经修行了很久,经历了人族的春秋五代和现在人类的发展,人族有一种捉妖师,专门抓妖为生,万一欲为也是……
沐木不敢想下去了,他垂眸思考着,欲为却笑了,“要不你先住在我家,我家够大,俩大男人怕什么。”沐木心知山林肯定是回不去了,他倒不担心自己,主要是蓝胖子还在山林里,他怕蓝胖子找不到他会担心他。

沐木虽然并不怎么出山林,但对于人类的东西还是很了解,他知道,如果不能伪装的像个人类,一旦引起怀疑自己会很危险,这是沐木作为一个妖怪的直觉。
沐木对欲为的电脑很感兴趣,他轻车熟路打开电脑,点开了一个图标。
第五人格。

欲为睡觉醒来的时候看到沐木对着电脑按键可谓是眼花缭乱,他走到沐木身后,看到沐木看似很好实际被屠夫搞得慌得一批的操作一下子笑出了声,沐木从欲为起来便觉察到了他朝自己走了过来,此刻听到他的笑声有点闷气,“你都不安慰我,输了一下午了。”欲为止住笑声,“你拿我的号打的,朋友知道我输成这样还以为我被盗号了呢,来,我告诉你怎么玩。”欲为握住沐木的手教着他,他感觉到沐木的手很冷,想来是穿的太薄,他考虑一会去给沐木买衣服,沐木很瘦,穿他的衣服肯定不行。



家里多了个人,欲为基本放弃了加班,他得把家里的那人养好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欲为觉得自己对那人很上心,难道……一见钟情?
欲为胡乱的拍了一把自己的脸,胡思乱想些什么,对方是个男孩子,而且,他与自己不过相处了一个月,怎么可能动心。
回到家里,看到沐木戴着耳机对着电脑屏幕说着话,欲为凑上去看了一眼,“可以啊居然自己直播?我能做你的粉丝吗?”沐木扭过头,这一个月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妖怪,“当然可以啊。”
[沐木你家里有别人?]
[欲为!这声音没错绝对是欲为!]
沐木看了一眼弹幕,回答,“不是啊,我住在欲为家里。”沐木不知道怎么说自己没有家这个事儿,故而说了半句藏了半句,欲为无奈,“沐木,我家还不就是你家,你看看你在这里住了都快一个月了。”
[惊]
[沐木你被包养了?]
[主播包养主播,有·东西]
“什么啊,我明天就回去。”沐木死要面子活受罪,不想承认这个问题,索性对着直播间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关了电脑,“欲为,这一个月以来打扰你了,我明天就搬出去 ”
欲为感觉到心一疼,某根弦断裂的声音传来,但他不能说什么,他和沐木本就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,现在沐木要求搬出去住,他不应该高兴吗?
欲为愣了很久。


*还是把沐木拉回了主播的路上
*题目乱写
*中途有刀
*嗯……没了